巴塞罗那vs皇家社会-> 都市言情-> 《第一娇》-> 第八百九十五章 事实
第八百九十五章 事实 作者:苹果小姐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9
  •     然而,皇上的心声,除了福公公,无人能听到。

        人群里,一个御史义愤填膺道:“你们这圣旨,必定是伪作的!想要破坏我大夏朝的朝务秩序,你们还嫩着点!”

        “对,一定是伪作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对!”

        人群再次愤怒起来。

        皇上……

        朕谢谢你们了!

        五国使臣……

        大夏朝的朝臣,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。

        西秦使臣目光咄咄,落向苏蕴、。

        苏蕴眼皮一抖,上前一步,从一个朝臣手中接过圣旨,落目

        平阳侯苏掣,在朝臣中的威信是非常高的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镇国公倒台之后。

        苏蕴一提平阳侯,众人刷的一静。

        目光纷纷落到苏蕴身上。

        万众瞩目,苏蕴叹了口气,“长兄曾说,当年先帝驾崩,并非病逝,像是被人下药,这话,长兄从未直接说过,还是一次醉酒,与我提起,长兄说,他一直怀疑,是先帝知道了什么,被人突然下手?!?

        这话说出来,现场气氛,骤然冷凝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一个御史指着苏蕴道:“苏大人,侯爷怎么会说出这种话,先帝驾崩,我们都是知道的,当年太医如何宣布,我还历历在目?!?

        “对啊,平阳侯与陛下,一直情若手足!”

        苏蕴嘴角带着苦笑。

        “人人只当我兄长与陛下情若手足,可若真的是情若手足,我兄长至于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当做儿子养吗?为的是什么,还不是在为陛下养兵,平阳军说是我兄长在带,可及至苏清成年,这兵权,还不是随着她嫁给九殿下而收入皇家!”

        这话,登时令大家议论纷纷。

        苏蕴长吸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“苏清明明一个闺阁小姐,却被逼在战场金戈铁马,还不是陛下一道圣旨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,苏大人的意思,苏清女扮男装是陛下的指使?”一个朝臣忍不住,惊讶道。

        苏蕴悲恸点头,“之前我也不知,是兄长醉酒,意外说漏,我才知道?!?

  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怎么会这样!”

        众人的情绪,再次愤怒起来。

        不过这次愤怒,却是对着皇上。

        然而龙椅之上,皇上已经面色苍白,虚弱不堪。

        苏清亡故,西秦大军压境,再加上现在的情形……

        他虚弱了好几天的身体,已经扛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!朕何曾……咳咳咳,可咳咳咳……”

        皇上疲惫绝望的眼底,带着怒火,抬手指向苏蕴,然而胳膊尚未抬起,一阵剧烈的咳嗽将一切打断。

        苏蕴立在大殿中央,气若洪钟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敢隐瞒半个字,之前只是觉得,这是陛下想要收回兵权的手段罢了,毕竟历代君王,都怕武将功高震主,至于先帝的非正常驾崩,我也不曾多想,可今天发生这种事,这些桩桩件件联系在一起……”

        苏蕴骇然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      “莫非,莫非是陛下毒害了先帝,莫非,先帝当真要传位于齐王?”

        西秦领队拿出的圣旨,圣旨上就写着先帝的遗诏,传位齐王。

        西秦领队在苏蕴话音落下一瞬,立刻道:“这次,我西秦之所以大军压境贵朝,不是为了挑起战争,我西秦从来不喜好战争,为的就是让他,交出皇位,将皇位还给齐王!”

        “可齐王已经没了!”

        有人跟着就道。

        西秦领队昂首,顶着一脸乌青,道:“齐王殿下虽然没了,但是齐王殿下的子嗣还在?!?

        “子嗣?不可能,齐王殿下并无后人!”

        苏蕴痛心疾首的摇头,“齐王殿下有继承人,大皇子殿下,被陛下定为叛国弑君杀父的逆子的,就是齐王殿下的儿子?!?

  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众朝臣,齐齐惊呼。

        “你,你,你给朕,闭嘴!来人,将他给朕押下去!”皇上怒极,竭尽全力,坐直起来,愤怒呼喊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到底是身体不支,呼喊声未落下,身子又跌回去。

        福公公立在皇上一侧,惊恐道;“苏蕴,枉陛下如此信任你,委以重任与你,你竟然如此污蔑陛下,居心何在!”

        苏蕴一脸的刚正不阿,“是啊,陛下如此看重我,我为何要如此!我为的,是这天地间的公道!为的,是大夏朝皇室血统的纯正!为的是大夏朝皇室列祖列宗的基业!”

        气若洪钟,顶天立地。

        “把他给朕押下去,给朕押下去!”皇上大喘着气,道。

        有禁军立刻上前。

        苏蕴却抬手一举先帝遗诏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要将我押下去,就是将先帝的遗诏,一并押下去,先帝遗诏,被蒙尘多年,如今好容易再露天日,怎么,你们难道要再次将他掩埋吗?”

        上前的禁军,纷纷面露犹疑,脚步停顿下来。

        福公公急道:“那圣旨,是假的!”

        南梁使臣一甩衣袖,“西秦看不惯大夏朝的血统混乱,我南梁,一样的无法容忍,如果陛下不肯让位给大皇子殿下,那么,南梁也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南梁本就在与我平阳军大战,且屡战屡败!”苏蕴冷嗤一声。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不是与各国使臣一伙。

        也不是与皇上一伙。

        仿佛,他就是单纯的在做一个正义的使者,在陈述一个事实。

        那些对苏蕴才升起怀疑之心的朝臣,立刻打消了自己心头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若苏蕴与外国使臣勾结,他怎么会如此怼南梁使臣呢!

        苏蕴语落,南梁使臣冷哼,“莫非苏大人以为我南梁只有那些军队吗?”

        苏蕴冷声道:“你南梁有多少人我不知道,但是,你南梁慕容雪杀了我侄女苏清,我大哥一定会血洗南梁!”

        这话,再次让苏蕴在众人心中有了好感。

        更何况还有苏掣的威信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众人,也就越发相信苏蕴之前说的那些话。

        两被苏蕴怼了两次,南梁使臣黑着脸道:“平阳军大举进攻我南梁,你当真以为是苏掣在为苏清报仇吗?愚蠢!那是因为我南梁掌握他的秘密,他令苏掣将秘密取回!不然,他就对苏清下手!”

        众人再次发出愤怒的议论声。

        这么说,苏清可能不是被慕容雪杀得,而是被皇上杀得?

        天??!

        这个消息,有点劲爆。

        众人有些消化不良。

        皇上坐在龙椅上,瞪着苏蕴,瞪着南梁使臣,忽的一张嘴,哇的吐出一口血。

        “陛下,陛下!”福公公惊慌大叫,“快,快传御医!”
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