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塞罗那vs皇家社会-> 都市言情-> 《第一嬌》-> 第八百九十五章 事實
第八百九十五章 事實 作者:蘋果小姐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09
  •     然而,皇上的心聲,除了福公公,無人能聽到。

        人群里,一個御史義憤填膺道:“你們這圣旨,必定是偽作的!想要破壞我大夏朝的朝務秩序,你們還嫩著點!”

        “對,一定是偽作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對!”

        人群再次憤怒起來。

        皇上……

        朕謝謝你們了!

        五國使臣……

        大夏朝的朝臣,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。

        西秦使臣目光咄咄,落向蘇蘊、。

        蘇蘊眼皮一抖,上前一步,從一個朝臣手中接過圣旨,落目

        平陽侯蘇掣,在朝臣中的威信是非常高的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鎮國公倒臺之后。

        蘇蘊一提平陽侯,眾人刷的一靜。

        目光紛紛落到蘇蘊身上。

        萬眾矚目,蘇蘊嘆了口氣,“長兄曾說,當年先帝駕崩,并非病逝,像是被人下藥,這話,長兄從未直接說過,還是一次醉酒,與我提起,長兄說,他一直懷疑,是先帝知道了什么,被人突然下手?!?

        這話說出來,現場氣氛,驟然冷凝下來。

        一個御史指著蘇蘊道:“蘇大人,侯爺怎么會說出這種話,先帝駕崩,我們都是知道的,當年太醫如何宣布,我還歷歷在目?!?

        “對啊,平陽侯與陛下,一直情若手足!”

        蘇蘊嘴角帶著苦笑。

        “人人只當我兄長與陛下情若手足,可若真的是情若手足,我兄長至于將自己的親生女兒當做兒子養嗎?為的是什么,還不是在為陛下養兵,平陽軍說是我兄長在帶,可及至蘇清成年,這兵權,還不是隨著她嫁給九殿下而收入皇家!”

        這話,登時令大家議論紛紛。

        蘇蘊長吸一口氣。

        “蘇清明明一個閨閣小姐,卻被逼在戰場金戈鐵馬,還不是陛下一道圣旨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,蘇大人的意思,蘇清女扮男裝是陛下的指使?”一個朝臣忍不住,驚訝道。

        蘇蘊悲慟點頭,“之前我也不知,是兄長醉酒,意外說漏,我才知道?!?

        “怎么會這樣?”

        “對啊,怎么會這樣!”

        眾人的情緒,再次憤怒起來。

        不過這次憤怒,卻是對著皇上。

        然而龍椅之上,皇上已經面色蒼白,虛弱不堪。

        蘇清亡故,西秦大軍壓境,再加上現在的情形……

        他虛弱了好幾天的身體,已經扛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!朕何曾……咳咳咳,可咳咳咳……”

        皇上疲憊絕望的眼底,帶著怒火,抬手指向蘇蘊,然而胳膊尚未抬起,一陣劇烈的咳嗽將一切打斷。

        蘇蘊立在大殿中央,氣若洪鐘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敢隱瞞半個字,之前只是覺得,這是陛下想要收回兵權的手段罷了,畢竟歷代君王,都怕武將功高震主,至于先帝的非正常駕崩,我也不曾多想,可今天發生這種事,這些樁樁件件聯系在一起……”

        蘇蘊駭然倒吸一口冷氣。

        “莫非,莫非是陛下毒害了先帝,莫非,先帝當真要傳位于齊王?”

        西秦領隊拿出的圣旨,圣旨上就寫著先帝的遺詔,傳位齊王。

        西秦領隊在蘇蘊話音落下一瞬,立刻道:“這次,我西秦之所以大軍壓境貴朝,不是為了挑起戰爭,我西秦從來不喜好戰爭,為的就是讓他,交出皇位,將皇位還給齊王!”

        “可齊王已經沒了!”

        有人跟著就道。

        西秦領隊昂首,頂著一臉烏青,道:“齊王殿下雖然沒了,但是齊王殿下的子嗣還在?!?

        “子嗣?不可能,齊王殿下并無后人!”

        蘇蘊痛心疾首的搖頭,“齊王殿下有繼承人,大皇子殿下,被陛下定為叛國弒君殺父的逆子的,就是齊王殿下的兒子?!?

  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眾朝臣,齊齊驚呼。

        “你,你,你給朕,閉嘴!來人,將他給朕押下去!”皇上怒極,竭盡全力,坐直起來,憤怒呼喊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到底是身體不支,呼喊聲未落下,身子又跌回去。

        福公公立在皇上一側,驚恐道;“蘇蘊,枉陛下如此信任你,委以重任與你,你竟然如此污蔑陛下,居心何在!”

        蘇蘊一臉的剛正不阿,“是啊,陛下如此看重我,我為何要如此!我為的,是這天地間的公道!為的,是大夏朝皇室血統的純正!為的是大夏朝皇室列祖列宗的基業!”

        氣若洪鐘,頂天立地。

        “把他給朕押下去,給朕押下去!”皇上大喘著氣,道。

        有禁軍立刻上前。

        蘇蘊卻抬手一舉先帝遺詔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們要將我押下去,就是將先帝的遺詔,一并押下去,先帝遺詔,被蒙塵多年,如今好容易再露天日,怎么,你們難道要再次將他掩埋嗎?”

        上前的禁軍,紛紛面露猶疑,腳步停頓下來。

        福公公急道:“那圣旨,是假的!”

        南梁使臣一甩衣袖,“西秦看不慣大夏朝的血統混亂,我南梁,一樣的無法容忍,如果陛下不肯讓位給大皇子殿下,那么,南梁也將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你南梁本就在與我平陽軍大戰,且屢戰屢敗!”蘇蘊冷嗤一聲。

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他不是與各國使臣一伙。

        也不是與皇上一伙。

        仿佛,他就是單純的在做一個正義的使者,在陳述一個事實。

        那些對蘇蘊才升起懷疑之心的朝臣,立刻打消了自己心頭的念頭。

        若蘇蘊與外國使臣勾結,他怎么會如此懟南梁使臣呢!

        蘇蘊語落,南梁使臣冷哼,“莫非蘇大人以為我南梁只有那些軍隊嗎?”

        蘇蘊冷聲道:“你南梁有多少人我不知道,但是,你南梁慕容雪殺了我侄女蘇清,我大哥一定會血洗南梁!”

        這話,再次讓蘇蘊在眾人心中有了好感。

        更何況還有蘇掣的威信在那里。

        眾人,也就越發相信蘇蘊之前說的那些話。

        兩被蘇蘊懟了兩次,南梁使臣黑著臉道:“平陽軍大舉進攻我南梁,你當真以為是蘇掣在為蘇清報仇嗎?愚蠢!那是因為我南梁掌握他的秘密,他令蘇掣將秘密取回!不然,他就對蘇清下手!”

        眾人再次發出憤怒的議論聲。

        這么說,蘇清可能不是被慕容雪殺得,而是被皇上殺得?

        天??!

        這個消息,有點勁爆。

        眾人有些消化不良。

        皇上坐在龍椅上,瞪著蘇蘊,瞪著南梁使臣,忽的一張嘴,哇的吐出一口血。

        “陛下,陛下!”福公公驚慌大叫,“快,快傳御醫!”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