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深夜调戏 作者:鲜肉月饼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2-31
  • 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慕容复处处退让着??闪肺璧墓ナ圃嚼丛矫?,慕容复到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不停地安慰自己,何必和一个少不更事的小丫头计较呢?

        练舞虽然功力不错,但在老奸巨猾的慕容复面前,还是显得太弱了一些。她看不出慕容复的故意退让,反倒是认为自己的功力又有所长进,心中甚是得意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和练舞就这样打斗着。练舞招招凌厉,只攻不守。慕容复为了隐藏自己的实力,只好处处退让,不敢露出一点凶招。就算是这样缠斗了两三个时辰,慕容复也没有伤到分毫。

        反倒是练舞气力有些跟不上,下盘已经明显不稳。慕容复可以保证,二十招之内,练舞一定会放弃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走出房门之后,凤天歌并没有安稳地呆在房内,也没有和甄儿畅叙别情,甄儿的身体还非常虚弱,太需要休息了。这个时候,就算她再担心,又怎么忍心打扰呢?
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凤天歌想做的是另一些事情,她想要报仇,她从来不是一个能忍让的人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让伤了甄儿的那些人付出代价,她一辈子都不会安心。只有鲜血,才能消失掉她心头的恨。这怨不得她,对于她来说,甄儿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        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。凤天歌轻装简行,一路飞檐走壁,一炷香的时间就再度来到了暗杀楼前。

        暗杀楼的人没有想到,还会有缘再见到凤天歌。他们还来不及准备的时候,就被凤天歌一剑封喉了。极稳极准极快的剑,若非心念坚定无所顾念的人,是使不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不是玛丽苏,不是白莲花,不是懦弱的女子。杀了人,她不会觉得愧疚,反倒是畅快。

        她不担心自己会变成魔鬼,真到了那一日又如何?她永远都只是她自己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再度回到庭院时,发现一片灯火空明中,竟有两个人在打斗。

        真是的,不知道甄儿需要休息吗?

        凤天歌走近了去看,才发现打斗的人是慕容复和练舞。这两个人,又是结了什么仇怨呢?凤天歌很好奇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看着慕容复在练舞手下吃瘪的样子,心里着实痛快。恨不得自己也加入进去,好好捉弄一下慕容复。

        “练舞啊,你千万不要伤着他了啊,你可轻点??!”凤天歌故作关心慕容复,对练舞说道,实则满满都是嘲讽意味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听出了这其中的嘲讽,练舞却没有听出来。因这一句话,练舞凭空地生出了些醋意。

        练舞看见了凤天歌,心头涌上一股热浪。如果说刚才她只能拉得动一头牛的话,现在她的力气已经够拉得动一群牛了。

        在心爱的人面前,练舞存心想要好好表现一下。刚才的疲态已经消散,练舞又露出了生机勃勃的表情来。现在令人担忧的已经成了慕容复,他因为凤天歌的出现而分神。本来只是防守招势,连防守都不成了。

        练舞找到了一个空隙,慕容复小小的懈怠了一下,一刚一柔的抨击之间。练舞成功地击中了慕容复。慕容复身体底子本来就不大好,被这一击后,吐出了一口血来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暗道不好,慕容复还带着伤呢。练舞怎么这么不知轻重?

        “快住手,别打了?!狈锾旄枥乖诹四饺莞春土肺柚屑?,大喝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练舞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了手,对慕容复充满了怨怼。不就是吐了一口血吗?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??!

        还有凤天歌,一见那“女子”吐血,便不顾自身安危拦在了他们中间,这……真是令人感到吃惊!

        练舞狠狠地瞪着慕容复,慕容复回报给她一个得意的笑。这一幕被凤天歌看到了,心中不禁纳罕,慕容复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天真了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继续天真地捂着胸口,故作疼痛道:“歌儿,我好像伤着了,你快扶我回房去?!?

        凤天歌没有想到慕容复这么能装,心中一阵紧张,手脚立刻麻利起来,马不停蹄地扶着慕容复回了房。

        慕容复卧在枕榻上,假意捂住自己的胸口,感受着凤天歌游走在他脉搏上的小手,心中欢喜泛滥,身边盗起点点笑意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很是奇怪,不就是吐了点血吗?应该没有大事。

        可是为什么慕容复看起来这么严重,是她的医术有问题吗?不可能啊,以前她的医术就挺好使的呀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知道了,这是慕容复在装。凤天歌心中又起了恶念,想要好好收拾一下慕容复,便说道:“你的病又严重了,双腿怕是不能用了,毒已经蔓延至腿上了,切掉算了?!?

        慕容复一惊,张口便道:“本宫没事,歌儿费心了,歌儿早生歇息?!?

        凤天歌冷冷一哼:“小样,你不是有病吗?没病就不要装?!?

    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太阳刚刚冒了个尖,凤天歌便起来了。练舞素来有晨练的习惯,等凤天歌一出房门,她便奔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公子,昨晚睡得可好?”练舞殷勤地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很好??!”凤天歌若不经心地回答道。其实并不好,凤天歌的心里藏了太多事,从来都不能安稳入眠。

        “练舞,我们要走了。你也早些回家去吧!”凤天歌停在了一个院口,对着练舞郑重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
        练舞生气得嘟着嘴巴,想要尽力地挽留一下凤天歌:“你的丫鬟怕是还没有好,为什么走的这么急?”

        凤天歌当然知道甄儿的身体容不得路途上的奔波。但是她害怕自己再晚回去一步,孟氏就又会对他们下手了。

        凤天歌已经走了这许多天,她不知道孟氏又有了些什么算计。孟氏心狠手辣,凤天歌一刻都不敢放弃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有一些家事?!狈锾旄韬乃档?。她很感激练舞的帮助,但她觉得,有些事没必要向旁人吐露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好吧!公子你无需担心大皇子会来找你麻烦,这件事我会帮你搞定?!绷肺柙俣认滓笄?。

        “大恩不言谢?!狈锾旄杈醯米约赫媸怯行?,在逆境中总能得贵人相助。

        或许凤天歌不应该感谢老天,应该谢谢她自己。因为凤天歌有一颗真实的心,一颗真的心,总能吸引别人。

        与练舞告别了之后,凤天歌便带着慕容复和甄儿回了凤家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