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誓忠丸 作者:我才是小路子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08
  •     京城的质子府中,白奇瑞正百无聊赖地擦拭着他的巴乌。距离苏城救出地牢中人也有半月有余,京城内居然还是那般风平浪静,

        “半夏”白奇瑞慵懒地喊住了刚巧路过大堂的一名异域女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何事?”

        “最近你是不是给阿晨什么新药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誓忠丸”

        “誓忠丸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用的是我养了三年的金蚕制成的蛊毒?!?

        “金蚕蛊啊……”白奇瑞想了想道“那如果中毒之人没有解药会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先会感觉腹胀难忍,随后会感觉有虫啃咬内脏,期间中毒之人会产生幻觉,难以忍受时自己会开肠剖肚。即便自己不动手,最后也会死于肠穿肚烂。死状难看,五官处也会七窍流血?!?

        “咳咳咳”看着眼前姬半夏面不改色诉说着中蛊毒发后的状况,白奇瑞不惊地打了一个寒颤,拿着巴乌的手都抖了一抖道“为什么叫誓忠丸”

        “因为无法真正解毒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除非金蚕死了,所谓每月的解药无非就是给金蚕进食,抑制它的活动。但其实它一直在人体内适应,根生蒂固后就很难根除了?!?

        “根生蒂固……我听说那些虫子都是会自己繁衍的,那中毒之人的肚子里是不是都是虫子啊”说完瞬间,白奇瑞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        姬半夏就像看白痴一样地看白奇瑞,她养的金蚕是无比聪慧的孩子,无性繁殖那都是低级蛊虫,不过她并不想和对方解释就问了一句“世子也想要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我就随口问问,你还有事就去忙你的吧,呵呵!”

        他可听说过金蚕是极难养活的蛊虫,若是姬半夏养了三年的,那功效自然是可想而知的。白奇瑞真是为将要中毒之人掬一把同情泪啊。只是他并不知晓,他已经见过那个中毒之人了,而且他们前不久刚同桌听曲呢。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中了毒的苏满并不真的知晓这个毒的厉害,只是感觉近日来镜子里的双下巴的纹路浅了些,平时穿的衣服也宽松了些。

        不过她可没有心思去细想这个,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救出齐夫人的小宝儿。

        俗话说封建迷信害死人??!苏满也见过当今圣人,原以为是个聪明的殊不知也是个蠢的。

        她可是社会主义接班人,崇尚科学,反对迷信。更何况是这种杀人祭祀,什么灾星厄运,还要火化祭天,开坛祈福。呵呵哒!若被她知晓是哪个神棍出的主意,她必定拿那人祭天来祭奠对方的负数智商和良知。

        所幸,干大事的都是要挑黄道吉日,最近的祭天日子是在十月初一的寒衣节。距离现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,可以稍作筹谋。

        “苏大,你去帮我查一些事儿”苏满吩咐完自己院中的护卫,就看着院子里的人哀叹啊。整个院子就这个脑子还算机灵的高手,人手完全不够啊。苏满想着过些日子就让她爹再给她找两个机灵点的跑腿。

        接下来几日,苏满依旧是学院和家里两点一线的忙乎着,倒是府内的齐夫人见她未有其他动作,而且对方好似也没有向那个军功赫赫的爹求助。她度日如年,食不下咽,越等心越急。

        这日她终于等不下去了,直接找到苏满道“苏小姐,不知你可有想出法子救我儿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可以下地走路了?”苏满看着已经能缓缓下地行走的齐夫人反问道“大夫不是让你静养七日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的事儿根本不重要……咳咳咳咳咳咳”由于激动,齐夫人胸腔起伏厉害瞬间就感到胸口一阵刺痛,咳嗽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啧!”苏满见状后走过去将对方扶坐到了椅子上说道“好好说话,激动个什么?我听汤圆说你白日里也不好好用膳,这是要拖垮自己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齐夫人抚着自己的胸口一时间疼得无法言语,她的孩子不在身边哪里有心情吃饭啊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我啊,白日里好好用膳,就你现在这样孩子先回来了你也照顾不了”

        闻言,齐夫人的眼神亮了亮道“能照顾,咳咳咳,我能照顾”她也不顾疼痛立展示自己恢复了的样子,声音里明显有多了一丝激动。

        苏满见状无奈摇头,不过这份发自内心的母爱又让她对齐夫人生出一丝好感。

        这位齐夫人心思细,人也聪明,很多话只要开个头她便能理解。她的院子就缺那么个机灵管事的,只是她样貌实在出众,绯闻又多,她可不想给她老爹的后宅整个不安分的搞得家宅不宁。

        “这些日子苏东每晚都会去顺天府内院查看小宝的身体状况。他的汇报你不也是日日听着么,小宝被带得白白胖胖,好得很呢。而且苏东那家伙木鱼脑袋,直肠子,撒没撒谎你能看不出来么?”

        这时,那个木鱼脑袋去了客房没见到齐夫人便直接过来苏满这边,可是听到这位小姐这么评价他,脸色总是不那么好看。

        “禀告小姐,今日查探完毕,目标一切安好”

        被苏东那么突然一下的大声汇报,苏满差点儿从椅子上给吓摔了下来,有种讲坏话被抓包的感觉。不过她转头一想,自己不是主么?怕啥?她清了清嗓子道“知道了,你可以退下了”

        “是”苏东抱拳告退,头也不回地出了兰亭苑。

        “德行!”苏满瘪了瘪嘴巴道“要不是身边缺个能干活的,谁愿意差遣这位爷,脾气大的都找不到北了”

        闻言,一旁的汤圆倒是失了神打碎了一个茶杯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,我走神了”

        “下次注意些就好了,今日也不早了,都回去休息吧”

        “是”

        汤圆收拾了下桌子和齐夫人一起出了屋子。两人分开后,汤圆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哀痛。

        她今日见到苏北了,想到那个永远能将小姐安排的事情完成得十分完美的苏十一,那个深得院中人喜爱,既会讲故事还会变戏法,文武都好前途无量的少年。

        十一的脸上永远带着笑,眼神十分明亮??墒墙袢铡涝部吹蕉苑骄湍敲醋诼忠紊贤蚶纪ぴ返难凵袷前?,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      汤圆原以为自己看错了,可是两人四目对视后他淡淡地打了招呼。那声音已不复少年的清脆多了一份男人的沧桑,他请她不要告诉小姐见到过他。

        汤圆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后来苏东过来了,临走前十一突然开口道“小姐最近清瘦了”

        汤圆只能再次点了点头,因为眼前的人的变化实在太大了,她替他难受,眼泪已经在眼中打转,就怕一开口就失声哭出来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