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誓忠丸 作者:我才是小路子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08
  •     京城的質子府中,白奇瑞正百無聊賴地擦拭著他的巴烏。距離蘇城救出地牢中人也有半月有余,京城內居然還是那般風平浪靜,

        “半夏”白奇瑞慵懶地喊住了剛巧路過大堂的一名異域女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何事?”

        “最近你是不是給阿晨什么新藥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誓忠丸”

        “誓忠丸?”

        “嗯,用的是我養了三年的金蠶制成的蠱毒?!?

        “金蠶蠱啊……”白奇瑞想了想道“那如果中毒之人沒有解藥會如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先會感覺腹脹難忍,隨后會感覺有蟲啃咬內臟,期間中毒之人會產生幻覺,難以忍受時自己會開腸剖肚。即便自己不動手,最后也會死于腸穿肚爛。死狀難看,五官處也會七竅流血?!?

        “咳咳咳”看著眼前姬半夏面不改色訴說著中蠱毒發后的狀況,白奇瑞不驚地打了一個寒顫,拿著巴烏的手都抖了一抖道“為什么叫誓忠丸”

        “因為無法真正解毒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除非金蠶死了,所謂每月的解藥無非就是給金蠶進食,抑制它的活動。但其實它一直在人體內適應,根生蒂固后就很難根除了?!?

        “根生蒂固……我聽說那些蟲子都是會自己繁衍的,那中毒之人的肚子里是不是都是蟲子啊”說完瞬間,白奇瑞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        姬半夏就像看白癡一樣地看白奇瑞,她養的金蠶是無比聰慧的孩子,無性繁殖那都是低級蠱蟲,不過她并不想和對方解釋就問了一句“世子也想要?”

        “不要,不要,我就隨口問問,你還有事就去忙你的吧,呵呵!”

        他可聽說過金蠶是極難養活的蠱蟲,若是姬半夏養了三年的,那功效自然是可想而知的。白奇瑞真是為將要中毒之人掬一把同情淚啊。只是他并不知曉,他已經見過那個中毒之人了,而且他們前不久剛同桌聽曲呢。

    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    中了毒的蘇滿并不真的知曉這個毒的厲害,只是感覺近日來鏡子里的雙下巴的紋路淺了些,平時穿的衣服也寬松了些。

        不過她可沒有心思去細想這個,現在當務之急是如何救出齊夫人的小寶兒。

        俗話說封建迷信害死人??!蘇滿也見過當今圣人,原以為是個聰明的殊不知也是個蠢的。

        她可是社會主義接班人,崇尚科學,反對迷信。更何況是這種殺人祭祀,什么災星厄運,還要火化祭天,開壇祈福。呵呵噠!若被她知曉是哪個神棍出的主意,她必定拿那人祭天來祭奠對方的負數智商和良知。

        所幸,干大事的都是要挑黃道吉日,最近的祭天日子是在十月初一的寒衣節。距離現在還有半個月的時間,可以稍作籌謀。

        “蘇大,你去幫我查一些事兒”蘇滿吩咐完自己院中的護衛,就看著院子里的人哀嘆啊。整個院子就這個腦子還算機靈的高手,人手完全不夠啊。蘇滿想著過些日子就讓她爹再給她找兩個機靈點的跑腿。

        接下來幾日,蘇滿依舊是學院和家里兩點一線的忙乎著,倒是府內的齊夫人見她未有其他動作,而且對方好似也沒有向那個軍功赫赫的爹求助。她度日如年,食不下咽,越等心越急。

        這日她終于等不下去了,直接找到蘇滿道“蘇小姐,不知你可有想出法子救我兒?”

        “你這是可以下地走路了?”蘇滿看著已經能緩緩下地行走的齊夫人反問道“大夫不是讓你靜養七日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的事兒根本不重要……咳咳咳咳咳咳”由于激動,齊夫人胸腔起伏厲害瞬間就感到胸口一陣刺痛,咳嗽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“嘖!”蘇滿見狀后走過去將對方扶坐到了椅子上說道“好好說話,激動個什么?我聽湯圓說你白日里也不好好用膳,這是要拖垮自己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齊夫人撫著自己的胸口一時間疼得無法言語,她的孩子不在身邊哪里有心情吃飯啊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什么我啊,白日里好好用膳,就你現在這樣孩子先回來了你也照顧不了”

        聞言,齊夫人的眼神亮了亮道“能照顧,咳咳咳,我能照顧”她也不顧疼痛立展示自己恢復了的樣子,聲音里明顯有多了一絲激動。

        蘇滿見狀無奈搖頭,不過這份發自內心的母愛又讓她對齊夫人生出一絲好感。

        這位齊夫人心思細,人也聰明,很多話只要開個頭她便能理解。她的院子就缺那么個機靈管事的,只是她樣貌實在出眾,緋聞又多,她可不想給她老爹的后宅整個不安分的搞得家宅不寧。

        “這些日子蘇東每晚都會去順天府內院查看小寶的身體狀況。他的匯報你不也是日日聽著么,小寶被帶得白白胖胖,好得很呢。而且蘇東那家伙木魚腦袋,直腸子,撒沒撒謊你能看不出來么?”

        這時,那個木魚腦袋去了客房沒見到齊夫人便直接過來蘇滿這邊,可是聽到這位小姐這么評價他,臉色總是不那么好看。

        “稟告小姐,今日查探完畢,目標一切安好”

        被蘇東那么突然一下的大聲匯報,蘇滿差點兒從椅子上給嚇摔了下來,有種講壞話被抓包的感覺。不過她轉頭一想,自己不是主么?怕啥?她清了清嗓子道“知道了,你可以退下了”

        “是”蘇東抱拳告退,頭也不回地出了蘭亭苑。

        “德行!”蘇滿癟了癟嘴巴道“要不是身邊缺個能干活的,誰愿意差遣這位爺,脾氣大的都找不到北了”

        聞言,一旁的湯圓倒是失了神打碎了一個茶杯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對不起,小姐,我走神了”

        “下次注意些就好了,今日也不早了,都回去休息吧”

        “是”

        湯圓收拾了下桌子和齊夫人一起出了屋子。兩人分開后,湯圓的臉上便露出了一絲哀痛。

        她今日見到蘇北了,想到那個永遠能將小姐安排的事情完成得十分完美的蘇十一,那個深得院中人喜愛,既會講故事還會變戲法,文武都好前途無量的少年。

        十一的臉上永遠帶著笑,眼神十分明亮??墑墻袢鍘澇部吹蕉苑驕湍敲醋諑忠紊賢蚶紀ぴ返難凵袷前?,他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。

        湯圓原以為自己看錯了,可是兩人四目對視后他淡淡地打了招呼。那聲音已不復少年的清脆多了一份男人的滄桑,他請她不要告訴小姐見到過他。

        湯圓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后來蘇東過來了,臨走前十一突然開口道“小姐最近清瘦了”

        湯圓只能再次點了點頭,因為眼前的人的變化實在太大了,她替他難受,眼淚已經在眼中打轉,就怕一開口就失聲哭出來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