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八章 帝后談話 作者:淺草成茵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08
  •     

        恒軒冷笑,“朕也想懷柔,可惜有些人就是不識趣,不殺幾個立威,他們還以為朕是好拿捏的!”

        王芙輕嘆一聲,“太皇太后怕是對臣妾有成見,這些日子臣妾去請安,總是閉門不見!”

        恒軒冷笑,“她不是對你有成見,而是對朕有意見!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,慎言!”王芙低聲道。

        恒軒笑道:“這是皇后宮中,身邊都是我們自己帶來的心腹,若在這里都不能說話,那朕這皇帝做的豈不是沒意思!”

        王芙卻依然愁眉不展,“陛下,要到新年了,這是您登基的第一個新年,宮中夜宴,若太皇太后還是閉門不出,那該如何是好?”

        恒軒冷哼道:“她不愿意出門,那就讓好好養著吧!”

        王芙知道他說的是氣話,起身輕揉他額角,“陛下,我大周朝以孝治天下,您已經過繼到太上皇膝下,太皇太后就是您的祖母,咱們還是該想個辦法,最好能得到太皇太后的認可!”

        恒軒當然知道,卻嘆道:“此話說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很難,太皇太后有兩個兒子,太上皇雖然不中用了,可齊王年富力強??!”

        “若沒有國師大人支持,這天下十有八九是落到齊王手里,你說他都已經穿了龍袍,坐上皇位了,偏偏被我摘了果實,太皇太后,如何能甘心!”

        王芙知道這個道理,嘆道,“事已至此,只能臣妾以后慢慢感化吧!”

        恒軒冷笑,“我看不必,你是我的皇后,不用看任何人的臉子,實在不行就把她也送到行宮,讓他們****團聚!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!”

        王芙轉身坐下,很認真地說道,“可不要再說這種氣話了,按理說太上皇和太上皇后也應該迎回宮中,你我多多孝敬才是!”

        “只是姑姑她情愿帶太上皇去行宮,臣妾再三勸說,也不愿回到這里,才作罷的!”

        “至于太皇太后,不主動提出,我們怎好把人送走,宗親們知道了,一定責怪臣妾不孝順的!”

        恒軒拉著她的手安撫道,“放心,沒人敢說你的不是!”

        隨即笑道,“忘了我與你說過,當初國師大人愿意支持朕上位,還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呢!”

        王芙聽了有些不可思議,“這話陛下之前就說過,臣妾以為你是在與我說笑,難道竟是真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騙你做什么,國師大人可是當著眾人的面說的,你不知道趙王聽了臉色有多難看,趙王妃就在營地,可惜卻沒有籠絡住國師大人,還是皇后你溫柔賢良,深得人心!”

        恒軒心情很好。

        王芙似信非信,“我何德何能,讓張姑娘如此看重我,當時我還以為她說笑呢!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張姑娘認同陛下是好皇帝,那陛下一定要努力才行!”王芙語氣溫柔。

        恒軒點頭,“我自然知道,國師大人當眾說了,我若做不好這個皇帝,她隨時能換人的,皇后,你看朕怎么敢偷懶呀!”

        王芙知道丈夫的胸襟抱負,雖然她也支持,可覺得勝算不大。

        沒想到遇見張小月,在她的支持下,最后成功了。

        萬分感激道,“陛下不是已經冊封張姑娘做鎮國長公主了嗎?她的府邸蓋的怎么樣了?”

        恒軒笑道:“是啊,她是朕的義妹,最最尊貴的鎮國長公主,以后,皇后就把她當成親妹妹吧!”

        “至于長公主府,那差事早被齊王搶了去,其實,朕想親自督辦,可惜有太多的事情,只能交給他了!”

        王芙點頭,“這樣大的工程,豈不是要一年半載?臣妾想早日迎回長公主!”

        恒軒笑道,“倒也不要許多時間,朕把東平公主的府邸,改做了鎮國長公主府,下旨擴建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在朝上還問了齊王工程進度,他說,派了三班人馬輪流加班,日夜不停的趕工,臘月前應該就能完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

        王芙微笑,“臣妾要從庫房里多多挑選些寶貝送給長公主!”

        恒軒點頭笑道,“你撿些極品寶石,趙王妃送了她陪嫁里面的一座玉石礦給長公主,她似乎挺滿意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原來長公主喜歡玉石,這好辦!臣妾嫁妝里有兩套極品玉石首飾,正適合長公主佩戴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倒不必,這幾日抄家,朕那里有許多的好東西,回頭送過來給皇后慢慢挑揀!”

        王芙點頭,“也好!”

        “今天欽天已經選好吉日,給皇后行冊封禮,你的皇后吉服和皇冠可準備好了?”恒軒想起來的目的,問道。

        王芙點頭,“多謝陛下惦記!內務府已經送來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就好!朕還以為這些家伙又要推三阻四,準備抓幾個刺頭殺雞敬猴呢!”恒軒身上有股帝王威嚴。

        王芙微笑,“陛下,莫不是殺人殺上癮了?不用陛下再殺雞敬猴了,這幾日許多人家被抄家問斬,他們早就知道怕了!”

        恒軒點頭,“這就對了,我聽說內務府大總管是太皇太后的人,他可有為難你嗎?”

        剛開始接收公務自然會為難,不過,王芙從小就學習管家,身邊也有不少得力的丫鬟,嬤嬤。

        一開始磕磕絆絆,很快就上道。

        說道:“那大總管雖是太皇太后的人,可如今陛下您才是天子,他是識時務的,怎敢為難臣妾呢!”

        “哼,算他識相!你再看看,如果此人得用就留著,不行,趁早換人!”恒軒覺得宮人沒幾個好的,恨不得都換了,可惜暫時缺人手!

        王芙搖頭道,“換人倒不必,畢竟是太皇太后的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太皇太后又如何?”

        恒軒雖然沒工夫進后宮,可常常派太監過來,知道皇后日日去壽康宮,太皇太后總是稱病不見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不自在,冷笑,“去傳朕旨意,太皇太后久病,讓太醫院用心醫治,若新年宴會太皇太后還不能露面,這些太醫就不必留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!太皇太后心里有疙瘩,咱們不能著急??!”

        “哼,朕也是恒家子孫,她的兒子能做皇帝,朕也能做!”

        恒軒冷然道,“我不管有什么疙瘩,既然享受了太皇太后的尊榮,就安穩過日子,朕不是有耐心的!”

        ()

        偷香
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