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二师兄 作者:那天我不在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10-10
  •     慕桥一张火烧云的脸瞬间腾成了青天白日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喜欢的不是香香?!?

        “靠,你娃还死鸭子嘴硬,我都听到你们班上的女生在议论了?!?

        慕桥坚决否认:“我没有喜欢香香?!?

        我说:“妈的,你是要老娘动手你才交待吗?”

        他两边脸颊上又蓦地腾起一片火烧云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喜欢的其实一直都是你?!?

        这一下换我的脸颊上腾起一片火烧云,内心被一阵喜悦冲击得犹如发酵的馒头,满得不能再满了。

        我说:“巧得很,我也喜欢你?!?

        他说:“那,我们不如就……”

        我满心雀跃:“好呀,好呀,我正有此意?!?

        如此这般,我们两个就暗度陈仓,好上了。

        可惜的是,我们刚刚向对方表达了心意,寒假就来得猝不及防。

        平生不会相思,才会相思,便害相思。身似浮云,心如飞絮,气若游丝。

        我觉得这几句诗便是为我量身而定做的,青春的小朦胧,小欢喜,犹如小鹿在我那不大的心脏里头狂奔似的,欢喜得找不着方向。

        寒假是过得煎熬的,满人民公园的花灯也没能掩盖我的寂寥。

        家里有一个可以和你同步放假的人民教师,你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悲。

        反正你想要偷溜出去放过风啥的,没得那个可能。

        在爸妈的眼皮子底下,我不太敢放肆,只敢大晚上的躲在被窝里头跟慕桥打电话。

        但我们两个又都不太善于说一些甜蜜得肉麻的词语,搜肠刮肚也没有搜到一些既可以表达我的相思之意,又不显得那么露骨的言语。

        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,以往我是蹉跎了多少光阴??!

        拿出谢老师书架上的那本唐诗三百首翻了又翻。

        这举一反三我又用不来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我又用那句歌词表达了我的心意。

        那就是:言语从来没有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。

        慕桥这娃还算不笨,他说:“me too,me too .”

        我也接收到他要表达的意思了,其实表达就是这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大年初一头一天,乔大头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又跑到我们家里头报道。

        这么多年,我还不了解他?

        吃过早饭,我收拾齐整,打算趁这娃来之前溜之大吉。

        我跟谢老师说,我约了香香去图书馆。

        谢老师说:“大年初一的,图书馆开门吗?”

        我说:“要是不开门,我就和同学在图书馆门口啃书?!?

        尽管我的回答有些扯,但大概是过年的原因,谢老师并没有管我。

        她不是不管我,因为此时我爸新年的头一天就犯了错,将我妈的新衣裳不晓得放到哪儿去了。

        谢老师着急得很,那可是她跑人民商场跑了有八趟,花了十张毛爷爷才咬牙买下来的一件驼色大衣,准备过年的时候穿出去洋盘一下的。

        这还没有开始洋盘就不见了,她正急得火上房,没得空搭理我,让我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

        我巴不得:“母上大人,外头凉快,我先出去凉快去了哈?!?

        我犹如一只放飞的白灵鸟儿似的,一颗心狂浪狂浪的走在通往小区大门的路上。

        头天晚上,谢老师和白警官在

        约好了去人民公园狂浪狂浪的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我们互相表白心意之后的头一次约会。

        我背包里装的是我妈的那一件驼色大衣,头一次约会,自然要特别重视。

        我妈放在衣柜里头的那件驼色的大衣,我觊觎很久了,早就想拿出来偷摸穿一回的。

        人家都说了,三分人才七分打扮。

        虽然我天生丽质,但锦上添花的事情没得人不愿意做。

        小区的那一棵开满了粉红色花朵的桃树下,我回头看了看我们家的那一栋楼,隔起八丈远。

        我妈这会子正在收拾我爸,我可以拿出那一件大衣穿上了。

        我在心里头想着我穿上那件大衣好看的样子,大概与这桃花相映成趣。

        那一句诗这个时候特别适合我当下的心情: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        我拉开背包的拉链,大衣还没有拿出来。

        身后响起了阎王爷的声音:“白猴子,新年快乐?!?

        娘??!大年初一就跑来催命,真的是不想让人活命了啊??炖?,快乐个铲铲。

        我又将拉链合上,抱起书包就想跑。

        “乔大头,新年快乐,我这有十万火急的事情,先走了哈,你请自便?!?

        他一把拉住了我毛衣的衣袖,将我那件紧身的毛衣给拉成了宽松版的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能有个啥子十万火急的事情?是白叔叔让我来找你的,你走了我啷个办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吹牛,白警官正自顾不暇,哪有空管我的事情?!?

        他属倔牛的,拉到就不松手,我急眼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啷个办就啷个办,反正今儿个就算是天塌下来,你都莫想让我去学习?!?

        两个人正僵持不下的时候,打前头又来了两个人。

        我不得不放弃挣扎,那两个穿得十分喜庆的一男一女,正是乔大头的爹妈,安警官和乔警官。

        我们两个不是小孩子,一男一女拉拉扯扯成何体统。

        我说:“你快点松手?!?

        他说:“我松手可以,但你不能跑?!?

        我说:“谁跑谁就是孙子?!?

        他说:“谁放开谁就是孙子?!?

        我们谁都不想当孙子,所以还是我妥协了。

        大年初一头一天,虽然我没有在乔大头的威逼利诱之下搞学习。

        但我们两家六口人一起去了小城郊区的桃花山赏桃花。

        谢老师终于在她的衣柜里找到了她那一件驼色的大衣,我是衬着她与安警官聊天聊得火热的时候,不经意地将那件大衣给塞回了她的衣柜里头的。

        这一天,与洋盘的谢老师相比,我就是一只不起眼的蒲公英,是那种毛都不晓得飞到哪儿去了的蒲公英。

        绝望秃顶了。

        我与乔大头坐在乔叔叔开的那辆越野车的后座,几家欢乐,几家愁的奔赴桃花山,手机通讯录里那个叫二师兄的来了短信。

        短信的内容是:你要的那一本数学练习册缺货了,正在补货当中,静待通知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