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章 二師兄 作者:那天我不在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10-10
  •     慕橋一張火燒云的臉瞬間騰成了青天白日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喜歡的不是香香?!?

        “靠,你娃還死鴨子嘴硬,我都聽到你們班上的女生在議論了?!?

        慕橋堅決否認:“我沒有喜歡香香?!?

        我說:“媽的,你是要老娘動手你才交待嗎?”

        他兩邊臉頰上又驀地騰起一片火燒云。

        “我,我喜歡的其實一直都是你?!?

        這一下換我的臉頰上騰起一片火燒云,內心被一陣喜悅沖擊得猶如發酵的饅頭,滿得不能再滿了。

        我說:“巧得很,我也喜歡你?!?

        他說:“那,我們不如就……”

        我滿心雀躍:“好呀,好呀,我正有此意?!?

        如此這般,我們兩個就暗度陳倉,好上了。

        可惜的是,我們剛剛向對方表達了心意,寒假就來得猝不及防。

        平生不會相思,才會相思,便害相思。身似浮云,心如飛絮,氣若游絲。

        我覺得這幾句詩便是為我量身而定做的,青春的小朦朧,小歡喜,猶如小鹿在我那不大的心臟里頭狂奔似的,歡喜得找不著方向。

        寒假是過得煎熬的,滿人民公園的花燈也沒能掩蓋我的寂寥。

        家里有一個可以和你同步放假的人民教師,你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悲。

        反正你想要偷溜出去放過風啥的,沒得那個可能。

        在爸媽的眼皮子底下,我不太敢放肆,只敢大晚上的躲在被窩里頭跟慕橋打電話。

        但我們兩個又都不太善于說一些甜蜜得肉麻的詞語,搜腸刮肚也沒有搜到一些既可以表達我的相思之意,又不顯得那么露骨的言語。

        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,以往我是蹉跎了多少光陰??!

        拿出謝老師書架上的那本唐詩三百首翻了又翻。

        這舉一反三我又用不來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我又用那句歌詞表達了我的心意。

        那就是:言語從來沒有將我的情意表達千萬分之一。

        慕橋這娃還算不笨,他說:“me too,me too .”

        我也接收到他要表達的意思了,其實表達就是這么簡單。

        大年初一頭一天,喬大頭這個陰魂不散的家伙又跑到我們家里頭報道。

        這么多年,我還不了解他?

        吃過早飯,我收拾齊整,打算趁這娃來之前溜之大吉。

        我跟謝老師說,我約了香香去圖書館。

        謝老師說:“大年初一的,圖書館開門嗎?”

        我說:“要是不開門,我就和同學在圖書館門口啃書?!?

        盡管我的回答有些扯,但大概是過年的原因,謝老師并沒有管我。

        她不是不管我,因為此時我爸新年的頭一天就犯了錯,將我媽的新衣裳不曉得放到哪兒去了。

        謝老師著急得很,那可是她跑人民商場跑了有八趟,花了十張毛爺爺才咬牙買下來的一件駝色大衣,準備過年的時候穿出去洋盤一下的。

        這還沒有開始洋盤就不見了,她正急得火上房,沒得空搭理我,讓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。

        我巴不得:“母上大人,外頭涼快,我先出去涼快去了哈?!?

        我猶如一只放飛的白靈鳥兒似的,一顆心狂浪狂浪的走在通往小區大門的路上。

        頭天晚上,謝老師和白警官在

        約好了去人民公園狂浪狂浪的。

        這可是我們互相表白心意之后的頭一次約會。

        我背包里裝的是我媽的那一件駝色大衣,頭一次約會,自然要特別重視。

        我媽放在衣柜里頭的那件駝色的大衣,我覬覦很久了,早就想拿出來偷摸穿一回的。

        人家都說了,三分人才七分打扮。

        雖然我天生麗質,但錦上添花的事情沒得人不愿意做。

        小區的那一棵開滿了粉紅色花朵的桃樹下,我回頭看了看我們家的那一棟樓,隔起八丈遠。

        我媽這會子正在收拾我爸,我可以拿出那一件大衣穿上了。

        我在心里頭想著我穿上那件大衣好看的樣子,大概與這桃花相映成趣。

        那一句詩這個時候特別適合我當下的心情: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。

        我拉開背包的拉鏈,大衣還沒有拿出來。

        身后響起了閻王爺的聲音:“白猴子,新年快樂?!?

        娘??!大年初一就跑來催命,真的是不想讓人活命了啊??燉?,快樂個鏟鏟。

        我又將拉鏈合上,抱起書包就想跑。

        “喬大頭,新年快樂,我這有十萬火急的事情,先走了哈,你請自便?!?

        他一把拉住了我毛衣的衣袖,將我那件緊身的毛衣給拉成了寬松版的。

        “你能有個啥子十萬火急的事情?是白叔叔讓我來找你的,你走了我啷個辦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吹牛,白警官正自顧不暇,哪有空管我的事情?!?

        他屬倔牛的,拉到就不松手,我急眼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啷個辦就啷個辦,反正今兒個就算是天塌下來,你都莫想讓我去學習?!?

        兩個人正僵持不下的時候,打前頭又來了兩個人。

        我不得不放棄掙扎,那兩個穿得十分喜慶的一男一女,正是喬大頭的爹媽,安警官和喬警官。

        我們兩個不是小孩子,一男一女拉拉扯扯成何體統。

        我說:“你快點松手?!?

        他說:“我松手可以,但你不能跑?!?

        我說:“誰跑誰就是孫子?!?

        他說:“誰放開誰就是孫子?!?

        我們誰都不想當孫子,所以還是我妥協了。

        大年初一頭一天,雖然我沒有在喬大頭的威逼利誘之下搞學習。

        但我們兩家六口人一起去了小城郊區的桃花山賞桃花。

        謝老師終于在她的衣柜里找到了她那一件駝色的大衣,我是襯著她與安警官聊天聊得火熱的時候,不經意地將那件大衣給塞回了她的衣柜里頭的。

        這一天,與洋盤的謝老師相比,我就是一只不起眼的蒲公英,是那種毛都不曉得飛到哪兒去了的蒲公英。

        絕望禿頂了。

        我與喬大頭坐在喬叔叔開的那輛越野車的后座,幾家歡樂,幾家愁的奔赴桃花山,手機通訊錄里那個叫二師兄的來了短信。

        短信的內容是:你要的那一本數學練習冊缺貨了,正在補貨當中,靜待通知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